老照片:二战时期使用的谢尔曼坦克彩照
来源:老照片:二战时期使用的谢尔曼坦克彩照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2:58:52


终于到了回国的日子。提前一天准备好各种防护用品,当地时间3月10日6点,我早早地出了门,坐火车去法兰克福机场。为避免路上被感染,我戴好护目镜、N95口罩,并用围巾和帽子把头包裹得严严实实,防止被歧视。尽管如此,还是会收到一些惊讶的目光。

虽然在到达酒店那晚,见到父母却不能靠近,我忍不住眼眶湿润。但后来,爸爸连续两天都到酒店楼下来看我,隔着6层楼,一边在窗户外面摆手,一边打电话问我怎么样。又过了几天,不仅爸妈,我的外公外婆和表姐都来到酒店楼下看我,酒店仿佛变成了旅游景区一般,我既想哭又觉得好笑。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

近期,德国疫情日趋严重。德国飞国内的机票,价格从原本的往返4000涨到了单程1万左右。碍于仍有考试,并考虑到回国时间短暂,且需要隔离14天,我身边许多同学都在纠结是否有必要买机票回国。3月13日,学校终于发了邮件决定推迟新学期的开学时间,从原本的4月6日延期到5月4日。

然而橙汁仅仅是一个特例,眼下凄风苦雨才是笼罩全球经济的大气候。“36万个紧急援助申请”,据德国《图片报》周二报道,疫情严重打击中小型公司,许多企业面临破产,德国政府主管在过去几天至少收到了36万份中小企业主的危机援助申请。

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,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,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,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,人们都隔着坐。到达长春以后,由于在回国前一周,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,一出机场,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。

在微信小程序填写出境信息申报

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,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,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。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“corona party”活动,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。

3月26日,德国确诊人数超过三万,我留守在德国的朋友已经尽量不再出门,他们说超市里几乎见不到中国人了,外国人仍然不戴口罩,可能现在也买不到了。【环球时报综合报道】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给全球经济的增长踩了刹车。世界银行周二警告说,疫情可能让亚太地区数百万人陷入贫困;著名时装品牌Esprit在德国的多家子公司已经破产,在美国广受欢迎的美国橄榄球协会周二也宣布申请破产;梅西百货12.5万名员工中的大部分本周将面临失业,而同样被迫“下岗”的还有2000头为泰国旅游业服务的大象。在本土疫情得到初步控制的中国,3月31日迎来了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(PMI)强劲回升的好消息,即便如此,民众外出消费的热情仍远远赶不上企业复工的速度。伴随着各国政府“直升机撒钱”计划的继续,对通货膨胀的担忧也随之增长。而正如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史蒂芬·罗奇所说:“重新启动全球增长引擎的最佳办法,是压平各个国家和全世界的新冠病毒感染增长曲线。”

检疫完毕,带着健康码,再通过一次边检,顺利出关。从降落到取行李,大约用了三个小时。因为座位号比较靠前,出发地也相对安全,我等待的时间没有很久。飞机上几百人,一切有序而高效地进行。